在这个信息速食的时代,我们鼓励学生通过毕设,深入接触人与事,用多元的视角呈现复杂的真实,书写当下,记录历史的片段。

“没有汉姆联队,就没有今天的园田小学。”马阿牛说,汉姆联队改变了园田村民对于教育的态度,全村才会齐心协力保住了园田小学。因为汉姆联队每年给园田村送来物资,让孩子们吃饱穿暖,还组织孩子参加夏令营,园田村的村民都知道了,只有读书,才能有这样的生活,只有读好书,才能走出大山。

而汉姆联队的资助,还让园田村村民的生活风貌在改变。最让马阿牛感动的是,在汉姆联队的帮助下,村民们种植花椒、核桃的收入连年增长。

“实现造血式脱贫,才能真正推动乡村综合改造。”汉姆联队队员晏菲观察园田村后发现,大凉山里的花椒已成为山民赖以生存的经济基础。如果大凉山的特产花椒成规模化,可以成为支撑园田村的一项产业。

八月时,若走进四川凉山州的大山深处,到处可见提着篮子,拿着编织袋采摘花椒的人们。放假的孩子们无一在家休息,都是不惧酷暑上山采摘花椒。花椒好种采摘难,因为它的枝干上长满了尖锐的刺,小小的花椒果柄就长在一对对尖锐的刺中间,如蟹鳌般张着,孩子们即便千般小心,也常常被扎得手破血流,几天下来,胳臂上一道道被花椒格针划破的血口子,手指肚上布满了黑黑红红的针扎眼。

帮助园田村村民义卖花椒,源于2015年夏令营活动。那年8月,园田小学的学生为了表示感谢,给汉姆联队的志愿者送了一些自家种的花椒。这些花椒是孩子们亲手从树上摘下、晒干,带到的徐州。

汉姆联队的志愿者不忍心无偿收下。几位核心志愿者开了一个短会,做出决定:将这些花椒进行义卖,所得款项全部用于资助园田小学贫困生。义卖的消息发出去才几分钟,50斤花椒就全部售罄。

“义卖花椒活动,对整个园田村的影响,不亚于捐资助学以及夏令营活动。”晏菲说,当地的花椒不愁卖。但在当地销售,价格依然维持在60元/斤,无法增加劳动等其他附加值。但汉姆联队义卖的价格不一样,因为通过志愿者的义务劳动增加劳动附加值,提高商品单价,而且花椒是在徐州定点销售。2018年,汉姆联队帮助孩子们多赚了3万多元。

这也就解释了,为何凉山州有从中央到地方的政策扶持,还需要民间公益组织异地去帮扶。“因为着眼点不一样。”晏菲继续说,如果是当地扶持,可能通过互联网帮助村民销售,或者组织人员到当地收购。但这说明,当地扶持政策的出发点在当地,而汉姆联队是跨地域的帮扶。而这种方式的效果是,可以打开那里的界面,不囿于凉山州一地。

“补齐了国家缺失的某一块短板。”晏菲认为,国家在扶贫到扶志和扶智层面上的扶持,是必须借助一些社会组织或者外部力量,才能更好贯彻落实。而政府扶贫与民间公益组织的帮扶,是共同绘一个同心圆。

即使在大量物资涌入山区后,大山里的孩子吃穿基本不愁的情况下,公益组织依然有很多拓展空间。“我们家访时看到,捐赠的衣服依然被堆在绳条上。”朱志洲说,让闭塞的乡村拥抱文明,需要一点点的推动。

朱志洲在园田村家访的路上无意中看到,几名儿童趴在土路边喝水。他用相机将这个画面拍了下来:几名瘦弱的孩童,不顾衣服上沾染泥土,直接趴着或者跪坐在土路上,张嘴去喝山上引流下的清水。

“喝水应该用杯子,而不是趴在路边喝水”,汉姆联队队员翟晓东给团队的建议是从高校回收杯子,清洗干净后再利用。汉姆联队的队员赶在学生毕业前,收集到上百个水杯。

当孩子看到花花绿绿的水杯,眼睛都亮了,朱志洲说,通过这次捐赠,园田村很多孩子,拥有了人生第一个水杯,第一个专属于自己的个人物品。朱志洲看到孩子们兴奋的用水杯接了一杯清水,然后向他“举杯”示意,一饮而下。

马阿牛老师指定了存放水杯的区域。看到排成一排的水杯,队员晏菲心头一暖:“不用告诉孩子什么是卫生,不用教孩子们怎么样用水杯,他们有了水杯就会慢慢养成习惯,等他们有了第二个水杯,就可以拿给妈妈用。整个村子的面貌就会悄然发生改变。”

朱志洲非常认同晏菲的说法:用水杯喝水,是这个村子文明意识的起步。在近两年的家访中,朱志洲发现,村民家中有水杯的越来越多。当他们这些外来客进门,主人不再只是傻笑,而知道用水杯接水给客人。

“如果能通过我们的帮助,让这一代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那他的下一代文明素质会更高。”朱志洲观察发现,孩子养成了每天刷牙洗脸的习惯,村民们也习惯使用捐赠的洗漱用品,知道讲卫生的重要性。

汉姆联队持续帮助园田小学的事迹被江苏以及四川凉山州的媒体广泛报道,盐源县政府也关注到了园田小学。在政府财政支持下,2017年5月,园田小学的师生搬进新校舍,并有了4、5、6年级。汉姆联队的工作重点也转变到助学扶志和扶智上。

“我是中国少年先锋队队员。我在队旗下宣誓:我热爱中国,热爱祖国,热爱人民,好好学习,好好锻炼,准备着:为事业贡献力量!”

在徐州汉姆联队队员田吉娜的带领下,四川省凉山州盐源县平川镇园田小学一年级的小学生,完成了少先队宣誓。

园田小学第一次升旗仪式、第一次少先队入队仪式,都是在汉姆联队的帮助下完成。

“通过这样庄重的仪式,让彝族的孩子们有国家的概念。”田吉娜是徐州市西苑小学的语文老师。她认为,大凉山里的孩子从小有走出大山看世界的想法,才能为走出大山不懈努力。

让她产生这样的想法的,是园田村的大人。因为相对封闭的生活环境,大凉山的很多山民不会汉语,没有走出过大山,也限制了他们接收外面信息的能力。

如今的园田小学有6个年级,但只有7名支教老师。支教老师没有经过系统的训练,在教学方法以及课程体系设计上有很多不足。

田吉娜说,无论升旗仪式、少先队入队仪式还是“八礼四仪”,都不仅仅是仪式,而是一种思想引导教育。因此她决定帮助园田小学建立升旗仪式以及少先队入队仪式。

2017年5月,园田小学教学楼落成典礼那天,马阿牛以及支教老师,将全校学生组织到操场。在田吉娜的指导下,112位小学生面向国旗,庄严的行注目礼,鲜红的五星红旗在国歌声中冉冉升起。

她趁机给孩子普及国旗的来历以及升旗的意义,让他们有祖国的概念,让孩子的目光不再局限于大山里,而是向往外面的世界。她希望通过这些活动,潜移默化的引导孩子。

园田小学的少先队活动也是空白。2018年7月的助学活动,汉姆联队采购了200条红领巾,带到园田小学。

汉姆联队的队员手把手教会园田小学的孩子们佩戴红领巾后,又教会他们少先队员的敬礼方式。

“爱祖国,爱人民,这样的话只有一遍遍的在心里留下烙印,才能深入到他们心底。”田吉娜说,2019年7月,她再次到园田小学时,学生们听到国歌声时,就知道敬礼。因为学生明白了,升国旗仪式是一件非常庄重的事情。而让学生心中有“神圣、庄重”感,才能进一步培养学生的社会责任感以及家国情怀。

“孩子们,成长的意义在于什么?就在于除了吃得饱、穿得暖,我们开始有自己的理想了,有奋斗目标了,有责任感了!”田吉娜给园田小学的学生带来了少先队的队徽,让孩子们佩戴在胸前,培养他们参与少先队活动的热情,进而引导学生树立人生观、价值观。

汉姆联队带着5万余元助学金以及满车物资,赶赴2019年助学点的最后一站——山西石家田九年制学校。

当地支教老师牛勇说,石家田的孩子非常勤奋,早上6点多开始早读,晚自习到10点,初三学生到11点都不愿回宿舍。

但因为基础差,学生花很多时间琢磨题目,还是不会做,成绩提高很慢。“初中学生说,是因小学没学好。但小学老师说,1、2年级的孩子,怎么教都教不会。”牛勇认为,这与石家田的孩子不上幼儿园,缺乏学前教育有很大关系。而家长又没早教意识,孩子的启蒙教育也缺失。

汉姆联队资助的其他助学点也面临类似情况。“孩子的起步晚,教师资源又极度缺乏,教育水平提升才会比较慢。”田吉娜认为,助学不再仅是单纯的扶贫,更多的应该关注贫困地区儿童的成长问题以及引导他们掌握良好的学习习惯,提升学习能力。

“上一代接受的教育少,改变这里最有效的办法,就是通过读书去看世界。”田吉娜说,每年的夏令营活动可以带少数的孩子走出大山,但想让所有的孩子走出大山,并不现实。而他们只告诉孩子“好好学习”,这句话又太没有分量。她作为一个老师明白,会读书、爱读书的人,人生才会有无限可能。

“如果从观念上改变他们,走出大山不再是一句口号。”田吉娜认为,园田村的村民也可以用脚走出大山,但他们愿不愿意走出去,走出去后能走多远,下山后能干什么,才是山民真正要面对的问题。而读书可以帮助他们解决这些问题,让他们知道下山去干什么,知道下山去追求什么,让他们人生有努力的方向。

在平时的教学中,田吉娜每天中午都组织自己的学生阅读,一年下来,学生们完成了40本书的阅读。听说园田小学的故事后,西苑小学的学生们将读过的书带到学校交给田吉娜,希望转赠给大凉山的孩子们。

2017年7月,汉姆联队将这些图书带到园田小学,交给马阿牛老师。10月份,马阿牛老师给汉姆联队发来一封感谢信:感谢你们为孩子捐出的967本书,有了这批书,园田小学就真的拥有了阅览室。孩子们很高兴,作为老师很动容。孩子们终于有了丰富的课外读物了。

四年级的沙阿凡也给汉姆联队写了一封感谢信:感谢汉姆联队给我们捐书,我看到了《童话》、《十万个为什么》……真的很爱看,我一看书就入迷,这些书在我们心里闪闪发光。

2019年7月的助学活动,田吉娜和另外一名志愿者为园田小学的孩子准备了两节课。

“如果没有阅读习惯,不能把书直接交给孩子让他随便读,而应该先进行正确引导。”田吉娜认为,老师对学生的最重要作用是,教给学生“自主的学习能力”。

掌握了“学习能力”,一个人无论在何种环境中,都可以敏锐的发现新知识,学习新知识。但这需要有长期的阅读经验和好的阅读习惯。

田吉娜给一年级的孩子带来了绘本《彩虹色的花》,她想要通过绘本课,让孩子们感受到文字的魅力,喜欢上阅读。“一个人一旦喜欢上一件事,将会有不可估量的热情。”她先让孩子了解写作背景和目录,作专业的引领。阅读讲究完整性,要先从封面、目录读起。田吉娜说,绘本的插图多,可以增强孩子的语言表达能力并能发散孩子的想象力。她让孩子们看图后进行描述,然后让孩子们大声读出文字。

“他们不比城里的孩子差,尤其是低年级的孩子,他们都说得很好。”但田吉娜坦诚,因为教育资源不同,年级越高,两地学生的差距越大,因此她想从一年级的孩子抓起,培养他们的自学能力,多读书,缩小与城里孩子的差距。

园田小学没有英语课,但城里的孩子,从小就学习英语。为了让园田村的孩子对英语感兴趣,汉姆联队的另外一名志愿者准备了一节简单的英语课。

“学会汉语、英语,可以把彝族的文化,分享给更多的人。”田吉娜激励怯生的孩子们,如果他们掌握了彝语、汉语、英语,以后他们的成就会了不得。

“必须从改善基础教育着手,才能让山里的孩子不在起跑线上就落后。”田吉娜和晏菲提出了通过网络异地授课的想法。

田吉娜说,汉姆联队的教师志愿者,包含语文、数学、英语、科学等。提供网络教学,需要两地网络稳定,硬件设施完善,两地教育系统支持。

“江苏是教育大省,社会力量存在的价值就是,可以利用现有资源先行一步尝试探索。”田吉娜说,通过国家财政扶持,四川、云南、山西等地的硬件设施建设完善,为他们提供网课探索,打下了基础。

晏菲指出,两地教育资源的对接,以及教育系统的支持,才是难点。但他说,汉姆联队不会放弃,会竭尽全力推动此事,让大山里的孩子享受到优质教育资源,帮助他们离梦想更进一步。

10年来,汉姆联队的物资源源不断寄往凉山园田小学等地,再也看不到光脚上学的孩子和趴在土沟里喝山泉解渴的儿童;10年来,汉姆联队共计捐助助学款70余万元……

10年的努力,让400多个孩子有了“走出大山的梦”。他们在谈到梦想的时候,也不再局限于自己所在的村子、镇子,不再局限于自己,而变成了“走出大山”,“反哺大山”,“等自己有能力的时候像叔叔阿姨们帮助我这样,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叔叔阿姨,我以为以后的生活就这样了,每天在大山里喂牛。但你们的出现,让我看到外面还有很广阔的天地,让我有了梦想,我原先以为没有希望了,梦想和我是有距离的。将来我也要向你们一样……”这封信字字句句都刻进了朱志洲的脑海里。

考上当地最好高中的李凯文说,汉姆联队的资助让他不再因贫困自卑,“以前是为了生活考大学,现在是为了实现梦想考大学。”

在温东堡小学读六年级时,曹楠写信给资助人张学森报喜:您的资助让我没有后顾之忧,可以安心学习。在这次统考中,我的成绩位居全乡第一。今后我会更加努力,用优异的成绩回报您。

石家田7年级学生侯慧雯在信中表达了自己的愿望:以后要考上中国矿业大学,然后做一名支教老师,做一名爱心人士,帮助其他人。

苗佳欣的父亲动手术后不能干活了。“得到你们的帮助,我退学的心收了回来。”苗佳欣说,以后她会向汉姆联队的爱心人士一样去关心身边需要帮助的人,让他们知道,当遇到困难的时候,背后有很多人。

灵丘县石家田乡的马文兰目前就读于北京中医药大学的康复治疗专业。“因为我是一个不太善于表达的人,就一直没机会表达自己的谢意。”马文兰说,汉姆联队不仅对她在钱物上帮助,还关心和关注她的生活,她要郑重的说一声“谢谢您”。

园田小学4年级学生马红宝用质朴的语言写道:汉姆联队帮助我们上学,让我们穿好吃好,让我们有机会走向城市、走向世界,改变自己的命运。我长大后也要向你们一样做有爱心的人。

园田小学学生沈学英喜欢画画和看书。“上学不用给钱,吃饭不用给钱,穿衣不用给钱,真的非常幸福。”沈学英说,她长大后要做一名老师,帮助更多的孩子,让他们走出大山,去外面的城市看一看。

园田小学学生罗珍珍补充说:你们寄来雨衣雨鞋,让我们不再淋雨,不用再穿着湿湿的鞋子来上学。每天中午,我们不用吃没有菜还冰凉的饭。热乎乎的米饭还有菜,真的很幸福。一些同学还走出了大山,给我们讲述去的地方,玩了什么,让我们也认识了大山外面的一些精彩世界。

平川中学学生王晓凤也保证:你们从那么远的地方来帮助我们,我会认真读书,我的梦想是当一名出色的医生,我会努力实现梦想。

平川镇花红小学学生毛里尔从小失去了父亲,“妈妈克服困难送我去上学。以前穿不暖、吃不饱、穿着破鞋子上学。自从你们资助我这样的穷孩子,我学习上有了很大进步。”

花红小学也给汉姆联队写了感谢信:花红小学地处偏远高寒的贫困山区,原来单亲孩子、贫困孩子,光着脚丫,身着破烂不堪的衣物来上学。冬天,孩子们冻得更可怜。自从2012年孩子得到你们帮助,从外到内都有了直观的变化,学习也进步了。我校师生向各位爱心人士表示衷心感谢。

云南省武定县发窝乡中心小学学生孙婷婷的家长孙耀国想要替孩子发自肺腑的说一声“谢谢”:你们的资助减轻了家长的负担,让孩子能更好的完成学业,我们孩子不能像城里的孩子一样上幼儿园,从小没有受到更好的教育,家长也没有受到很好的教育,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好好上学,弥补我们的不足。有了你们的资助,孩子可以完成他们的梦想。

园田小学陈芙荣的家长在信里说:“首先给你们鞠上一躬,感谢对我的孩子无私关心。我们家庭十分困难,孩子父亲遭受病痛折磨,看着他慢慢消瘦下去的身体,感觉天都要塌了。是你们向我们家伸出了援手,减轻了家里的负担,让孩子重拾读书的信心,孩子可以更好完成学业,实现他们的梦想。”

对于“知识改变命运”这句话,马阿牛的女儿马英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做了回答。马英大专毕业后,在西昌市的一家医院做护士。曾与她一起在园田小学读书的女同学,很早就结婚生子。但让马英感慨的是,女同学们不仅要干农活,还要照顾3个甚至更多的孩子。

“至少我自己可以决定生育的事,而不是由男方来决定生几个孩子。”马英说,读书让她掌握了生育权。更重要的是,她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你们让贫困家庭的孩子有书读,如果没有你们的关心和资助,不知有多少儿童因贫失学在家。”马阿牛说,因为汉姆联队的助学以及夏令营活动让村民认识到,通过学习可以享受资助,可以走出大山。他对于汉姆联队的感激之情用言语难以表达。他相信,汉姆联队慈善义工们所做的这一切,孩子们都会记在心里。马阿牛也相信,将来的某一天,当学生想起来有那么一群陌生人对他们那么关心,人生轨迹会朝着向上向善变化。

“这10年来,我们团队每计划做一件事前,都会想一想,当时为什么出发。”2020年3月4日下午,在办公室忙着筹集口罩的朱志洲说,疫情之初,他们也在想能做什么。回想助学初心,汉姆联队决定联系资助的19所学校,看需要什么帮助。

“让人欣慰的是,一些孩子在电话当中提出想读课外书。”朱志洲感觉这些年的努力都值了,“通过助力学校和教育影响当地村寨,让老师成为受尊重且有影响力的人;通过改变孩子的行为习惯,让孩子树立远大理想,从而影响孩子的家庭,改变当地的风貌。从单纯物资助学到扶志和扶智,从输血式的助学逐渐到造血式的山村综合性的改造,汉姆联队的工作已经不仅仅具备慈善意义,更有社会意义,可以说是具有挑战性的创新性实验。”

由普通人朱志洲带领的汉姆联队为什么能坚持助贫10年?看着办公室墙上的上百张照片,朱志洲说,答案都在这里,“上百个孩子绽放的笑容,上百个孩子燃起的梦想,还有汉姆联队队员间真挚的友谊,让人感到幸福。”

作者 hth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